今天是兼职两个月以来最衰的一天,每次坐巴士都有个习惯,从来只相信自己,不相信运气的,于是针对957快支,我的乘车方案是能坐当然坐了,如果站着的话就尽量站最后排,算了算整个车厢可以坐36位乘客,最后一排,只要往那儿一站,就只等着这9位乘客中的一位下车,算来能坐下的概率有1/4之多。这个方案确实让我尝到不少甜头,每次几乎都是站2、3站地就可以坐下了。今早可就是另外一个情形了,在高米店一上车就站在最后排,但是,这9位没良心的乘客就是没有下车的意思,眼见前面的乘客一位接一位的离开,站着的也一位接一位的颠儿颠儿地坐下,我这心里啊,是拔凉拔凉的。到了双井,我是终于,终于,可以坐下了,离开的是一位手拿电缆的工人兄弟,唉,充分体会了阶级兄弟间深厚的情谊。可是,可是,还没等把椅子坐热,就到站了。你说衰也不衰?
 
 
      话说回来,马上,这边的兼职就结束了,虽然两个月里,风里来雪里去的,但确实有不少收获,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坐957快支坐出了感情。决不只是因为她在北京众BUS中少有的快速,虽然只这一点就可以让她技压群芳,名垂千古,更重要的,她给了我思考的空间。想来,在以前,少有独自思考1个多小时的机会。即便是在大学时,睡前为自己的未来辗转反侧而不能成眠,那时的思考,也许是因为暗夜的缘故吧,显得杂乱无章。如今,坐在957快支,即使站着,看着窗外车来车往,井然有序,似乎我的思绪也被理顺了。就是今天这么衰的情况下,也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点子,而且,发誓要把他变为现实。看来以后真得多给自己些思考的时间,之于我,最好的思考地点,应该是海边或市区内的观景房,其次,就是957快支,怎么样,对“你”不薄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