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国学,不能不提《易经》或《周易》,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几乎至高无上,既是儒家《五经》的第一经,也是道家的经典,而道教干脆就用易经的太极图作标志。但是,因其古老而艰深,许多人“谈易色变”,很怕碰钉子。其实,《易经》固然艰深,但研究国学第一个绕不开的就是它。笔者30年前因为写一本《十分钟周易》而被迫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尔后进入其他领域就容易得多了。因此,我常常劝有志于国学的朋友一定不要绕开《易经》这座“昆仑山”。

  一般的说法,《易经》是由三皇五帝之一的伏羲所创造。据历史学家考证,伏羲大约生活于公元前3000年至5000年之间;过了两千年之后,在商朝末期,纣王“九侯”之一的“西伯”文王姬昌发明或完善了六十四卦,并撰写了卦辞。姬昌之所以能够创造六十四卦,是因为他被纣王囚禁在(音yǒu)里(现今河南汤阴境内)的皇家监狱里,因实在无事可做,就每天在脑子里瞎琢磨,把八卦交叠为六十四卦。所以司马迁在《史记》里说“西伯拘里,演《周易》”,又说,西伯“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

  文王为什么会被纣王拘禁?这是历史上一个极其有名又极其血腥的故事:纣王以凶残著称,因为听说文王能掐会算,就把文王的儿子杀了,剁成肉浆、熬成肉汤,叫人把肉汤送去给文王喝,看他能不能算出那是用他儿子的肉做的。据说,文王算出来了,但为了保命而不敢不喝,所以纣王以为文王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神,就把他放了。

  后来,文王起兵打败了纣王,灭了商朝,创建了周朝。文王死后,他的儿子姬发即位,这便是周武王。武王继承了文王的事业,为六十四卦配上爻辞。

  大约300年后,一代圣人孔子又继承了周文王和周武王的事业,为《周易》校订并加上十篇注解。

  以上是史学家的说法。而按照文化学者的研究,人类上古的许多发明和创造,常常会归结于一个有名有姓的大人物。我们不妨做这样的猜测——上古时候,中国古人遇到重大的事情,都要向先人或鬼神请教,即占卜。占卜的结果,最初总是要记录两种不同的情况,正的或者反的,正的例如男人、胜仗、天空、南方、夏天、太阳、白天、办事顺利等等,反的例如女人、败仗、大地、北方、冬天、月亮、黑夜、办事不利等等。这些情况千变万化,为了便于记录,中国古人就发明了一阴一阳两种符号,阳的用一根长的横杠来表示,阴的用两个圆点或两根短的横杠来表示,这两种符号就叫做阳爻和阴爻。

  一阴一阳只能表示两种状态,两阴两阳就能表示四种状态,增加了两种中间状态,例如,在夏天和冬天之间,加进了春天和秋天,在南方和北方之间,加进了东方和西方。再后来,增加为三阴三阳,便有了八种不同的状态,可以表示更多的东西,例如在东西南北之外,又加进了东北、东南、西南、西北,这样,八卦便创造完成了。

  历史记载和考古发现证实,早在四千年前的殷商时代,中国便有了一种叫做“贞人”的特殊人物或特殊阶层,“贞人”的地位很高,他们是当时酋长或王的“玄学顾问”、巫术老师、以及代表部族或王与天地对话或与祖宗对话的媒介,他们还掌握了记录、记载、解释占卜结果深奥含义的专业知识和手段。我们今天对殷商时代历史的了解,就是从已经出土的刻有非常深奥的文字的龟甲或兽骨上猜测出来的,这是最早的甲骨文,其中还有一些我们至今仍然读不懂的符号。“贞人”应该是最早和最专业的掌握占卜方法和上古文字的古代玄学人士和知识官员,西伯文王应该就是商纣王时期领导高层贞人团队的一个最高负责人。易占应当是他断事的主要方法或方法之一。

  对《易》最有贡献的第三代伟人是孔子。按照司马迁的说法,孔子晚年“读易”,感叹说:“如果老天多给我几年的寿命,我对《易》就可以精通了!”孔子这样一个文化伟人,对别的东西都斩钉截铁,唯有对《易经》,态度虔诚得近乎诚惶诚恐。可见,《易经》在中国五千年文化遗产长长名单中的显赫地位。

  (作者系省社科院研究员)

来源:《南方日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