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年轻、精力充沛、积极向上的移动工程师坚持不懈地追求更好的收入,硅谷几十年来就扮演着“生手训练营”的角色,但那时的场景现在已经不复存在。非常积极能干的人现在都去了印度

今年你拿了多少?

“EE Times 2006年工程师状况调查”发现,在对“薪酬和职业关心”两项内容的调查中,印度工程师有信心、有雄心并渴望获得更高的工资。其原因是令人信服的:印度工程师的(年)均底薪为3万8,300美元,比在美国的工程师的收入少一半。与此同时,美国工程师日益攀升的工资却无法抑制住对补偿、管理和海外竞争的一些不满。

“我们不是专业人士,”在美国菲尼克斯市Honeywell公司的高级软件工程师Eric Gene Price说,“工程师们必须作出牺牲,以保持首席执行官、市场营销团队和极善于计算的人生活在他们所习惯的生活方式之中;如果你每个星期为一个人工作5天,猜猜别人会怎么看?你仅只是受雇帮忙而已。”

在美国,有73%的电子工程师去年获得加薪;升幅平均为4.6%,专业人员的年均底薪从去年以前的9万9,200美元提高到了今年的9万9,300美元。在日本,只有40.3%的工程师去年加薪,其平均年薪为7万5,803美元。在欧洲,69%接受了加薪,而年平均底薪为7万1,800美元。去年,印度参与调查的工程师当中,85%的人表示获得了加薪。

印度比美国更具吸引力?

调查在美国、日本、欧洲和印度进行,在美国常见的“离岸外包和外国出生的专业移民”问题,实际上是具有全球性的问题。调查显示,50%的美国和欧洲雇主以及30%以上的印度雇主把设计工作发往离岸。

肯定在全球电子行业范围内,调查发现来自印度的工程师以及来自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工程师在全球旅行找工作。印度2%的参与调查者和欧洲4%的参与调查者出生在美国;与此类似,美国有4%的参与调查者出生在印度。

移民工程师—包括那些持有临时H-1B签证在美国工作的工程师—激怒了一些美国工程师,他们声称移民工程师的到来抑制了加薪。“我定期地召集我的国会和参议院代表,劝阻他们停止发放H-1B、L-1和其它有害的签证,以免流失工作机会,”一位参与调查的工程师表示,“[美国参议院移民改革议案]严重危害了工程职业。我还定期反击那些傻瓜关于‘H-1B对美国有好处’的出版言论。我向每一个愿意倾听的人介绍问题之所在,但是,不幸的是常常被当成耳旁风。”

62%的美国工程师表示,他们的公司雇佣持有H-1B签证的工程师;并且持有该签证的工程师占今年美国参与调查的工程师总数的6%。

一位来自印度、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持有H-1B的工程师表示,工程师工作“在印度要好得多,工资更有吸引力。”但是,他在美国工作是因为他欣赏“工作专注”的风气。

可是,来自英国的H-1B持有者,目前在英特尔公司担任高级职员工程师的Alan Waltho却表达了不同的观点,Waltho说:“在美国获得的报酬肯定更好。”

在美国参与调查的工程师当中,年龄低于35岁的以H-1B签证的工程师居多。在这个年龄段,去年加薪的平均幅度为6%,比整个调查中平均加薪幅度为4.6%要高,但是,比全美35岁以下工程师平均加薪幅度为6.9%的数要低。印度所有参与调查的工程师的去年平均加薪幅度为8.9%。

印度工程师的雄心壮志反应在其职业目标之中,32%的人表示他们希望成为首席技术官,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的工程师分别是27%和41%;32%的印度工程师表示希望成为总裁或首席执行官,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分别是10%和13%;28%的人希望成为企业家,相比之下,美国及欧洲分别为22%和20%。在美国,最频繁提及的职业目标是高级工程师,占参与调查的美国工程师的27%。只有7%的印度工程师表示该职位是他们的最高职业目标。

参与调查的工程师当中,一些人把工程师的工作压力视为压迫,而另外一些人则视为动力;也有一些人认为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加薪?不加薪?

一位不愿意透露全名和工作单位的硬件开发经理Mark表示,去年2.3%的加薪比前年要低,补偿也不够,他说:“我就遭遇了管理不善,然后,被迫要求工程师加班,并用周末时间弥补其一团糟的管理。工程师与高级管理人员之间的工资差异太大。”

一位在美国加州北部的硬件制造厂工作的工程项目经理表示,去年他没有加薪,而他的观点却与Mark相左,“我认为美国许多工程师拿到了过多的补偿”,他说,“我熟悉远东地区工程师的工资,他们聪明、勤奋、专注,可是工资只有我们美国的1/3到1/10。坦率地说,他们工作比较努力,特别是比美国出生的工程师努力;尽管与美国工程师相比并不总是很聪明。我们面对的是全球经济,有些事情必须作出让步。”其它人则对他们工资表示满意,其中有人说“我会加倍努力回报我的雇主。”而另一个人则说,“我付出就应该得到回报,高额补偿就是我付出劳动的等价交换。”

一位高级管理人员表示,他的公司通过强化质量意识,包括“雇员的质量生命以及客户的产品质量”,让工程师有幸福感。“幸福的人能制造出更好的产品,而更好的产品就能够赢得客户”,他说,“幸福的客户将使你的公司取得比你所做的一切更大的成功。”

“镀金”——加大自己的竞争砝码!

对持续教育的要求,让工程师制订出不切实际的时间表,有时要工程师自己负担费用,从而不得不牺牲个人利益,“跟进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在软件领域,特别艰难,”TI公司在美国Dallas工作的软件系统工程师Greg Guyotte说,“新开发的技术正在以网速发展。”

“关于技术,我总是努力跟上时代的发展并持续训练自己,”一位美国的参与调查者说,“作为一个工程师,我认为重要的是认识到你永远不要停止学习。”

相关图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