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利的《醉心于贵族的小市民》,又译做《贵人迷》或《暴发户》。
一、Gerard Corbiau 2000年的 电影Le Roi Danse 讲述的是两位王者之间的故事。影片以倒叙的方式从晚年吕利的最后一次音乐会开始。调音的乐师和骚动的贵族们都狐疑地猜测国王路易十四是否会君临,最不安的莫过于吕利。他不时柱着手杖来回走动,或坐下按摩双脚,最终在没有见到国王的失望之下,奏响了《感恩赞》。愤懑使他使尽全力地用手杖击捶地面,意料中的灾祸终于降临,手杖尖锐的末端重重地刺进了他的脚背……在病床上饱受坏疽折磨的吕利仍不肯让人截去伤脚,因为一位舞蹈的王者不能失去它。在弥离之际,他回忆起与路易十四初识的情景……
  
   易十四是名副其实的太阳王,他时刻光彩照人,不可一世,从影片开始以少年之姿展现在众人面前时,他已经是所有人所敬畏膜拜的王者。这也使得吕利在一见到他时,就立刻开始了一生中最巨大的赌博:从那一刻起,他就成为了太阳边上最忠诚的行星,从太阳身上获得光明和温暖,同时用自己的绚丽璀璨来为之代言。路易十四穿上吕利为他制造并用自己的双脚磨软的舞靴,在作为监护人的皇太后和红衣主教面前开始的第一次舞蹈。皇太后泪流满面地赞叹新的"君主”的诞生之时,或许意识到自己已无法驾御自己的儿子了吧。

  当年轻的国王不慎跌入水塘,导致高烧生命垂危之时,吕利毅然抛下临盆的妻子,在国王的卧房外拉了一夜的提琴。这种行为不能用单纯的忠诚或投机来解释,吕利很清楚他的一切都是和国王的生命紧紧联系在一起。如果太阳失去光辉的话,那么行星的命运只有步入寒冷的死亡。此刻,吕利的精神通过音乐与路易十四的病魔作战。终于奇迹发生了,路易十四在乐声中高烧退去,恢复神智,而吕利也在与命运的赌博中获得了一次重要的胜利。
  
不过王者和他人只有主仆的关系。路易十四可以饶恕吕利在生活上的不检点,但永远不会让他成为自己的朋友。而吕利竟为此深深打动,他也决心成为王者。路易十四在高难度动作上的失败使他疏远了舞蹈,转向戏剧。吕利适时地和莫里哀合作,创作加入配乐的喜剧。国王为吕利在《贵人迷》中扮演的土耳其丑角乐得捧腹大笑,莫里哀也夸赞他的喜剧才能。而吕利却大为失落,他为路易十四不再倾心于他的舞蹈和音乐而伤心,更重要的是王者不容他人嘲笑,尽管那是他在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而嘲笑者是他的主人。
  
在康贝尔推出第一部法国歌剧前,吕利对这种意大利的音乐形式充满鄙夷。他一生都在努力使自己脱离"弗罗伦萨土包子”的形象,融入法国的上层社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法国人是他和年轻的路易十四的第一个约定。然而在看到歌剧受大众热烈欢迎的情景之后,他果决的投入到这种形式中去。他要以一人之力创造出新的法国歌剧,用它来作自己的王座的基石。为此,他处心积虑地获得了路易十四的特准垄断歌剧的创作,剥夺了其他音乐家和戏剧家自由创作的权利。当他看着往日的朋友莫里哀在舞台上一群骷髅的死亡之舞中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终于走完了达到目标的最后一步,成为王者的他也再没有朋友了。
  
然而路易十四终于离开了吕利。失去太阳的光明,吕利又变回到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躺在病榻上数着自己最后的呼吸。此时的路易十四在新建成的凡尔赛宫中眺望美景,最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在这座漂亮的宫殿中却没有音乐奏响。”臣仆们跟随他向富丽堂皇的走廊远处走去,吕利的 La Folia 再次从黑暗中响起……
  
《王者之舞》是 Gerard Corbiau 的一部佳作,服装美工处处赏心悦目,音乐舞蹈更是影片不可缺少的亮点。占绝大部分的吕利的音乐由 Reinhard Goebel 领衔的科隆古乐团演绎,酣畅淋漓地再现出其庄严和华美,令人大呼过瘾。影片中的几名主要人物路易十四,吕利和莫里哀的表演也相当到位,对角色的刻画入木三分。如果说有些遗憾的话,导演在整体故事结构的营造上让我有些不适:在吕利获得特许,开始创作抒情悲剧时,我原以为影片的最大高潮会随之出现,但没想到它却迅速地走向尾声,连吕利是如何失势的都没有任何交代,有一种虎头蛇尾的突兀感。不过即便如此,《王者之舞》从整体来说仍然是一部值得高度推荐的音乐题材的影片,而且在电影院中的观赏效果从这部影片上也会达到一个无法在家中完全获得的满足感。

 
二、J.B.吕利 Jean-Baptiste Lully(1632—1687)

      吕利是意大利人,1632年出生于佛罗伦萨一个富足的磨房主之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十岁的吕利走进了法国宫廷,从此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1652年,他奉命为宫廷的狂欢节编排《今夜芭蕾》时,不仅为自己创造了表演的机会,而且请路易十四登台出演太阳神。整个演出声势浩大,壮丽辉煌,时间长达十三小时,远远超过了被誉为“世上第一部”的《皇后喜剧芭蕾》。并被路易十四任命为“宫廷御用舞蹈家和音乐家,且常常陪伴路易十四登台演出。

  出类拔萃的才华和路易十四的推崇,使吕利在舞蹈、音乐的创作领域如鱼得水,在早期芭蕾的历史上,其贡献和影响是无与伦比的。他的芭蕾一反前人的陋习,不在是由软弱无力的若干情节生硬地串接到一起的组舞,而是在一个统一的主题中逻辑性地展开的一系列戏剧场面,题材要么来自寓言神话,要么出自于自己的幻想,但决不受“三一律”,的禁锢。他的芭蕾动作线条粗壮、清晰简练,带有佛罗伦萨人特有的欢快活泼、
和谐流畅与淳朴自然,毫无宫廷舞蹈的那种矫柔造作和无病呻吟的风习。

  1661年标志着吕利与莫里哀之间密切合作的新阶段。两位大师分别从舞蹈和戏剧的角度出发,将意大利即兴喜剧的成分揉进了法国芭蕾舞剧之中,形成了芭蕾的新形式——“幕间芭蕾”代表作是《讨厌鬼》等。

  吕利与莫里哀又协力合作了《逼婚》、《喜剧牧歌》、《西西里人》、《唐璜》、《贵人迷》等芭蕾舞剧作,由莫里哀撰写剧本,吕利作曲并编导。

 为了使得舞蹈得到独立的发展。使舞蹈演员的表演得到充分的展示。吕利终于在“幕间芭蕾”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喜剧芭蕾”这种比较完善的舞剧形式。吕利尽可能地将芭蕾和喜剧完美地统一在同一个主题中。这种做法应该说是后来芭蕾舞剧中追求戏剧性和统一性的前奏,着也说明早在17世纪的吕利时代,舞与剧的统一问题已经得到人们的重视。

  吕利的另一大贡献是,使舞蹈摆脱了贵族的业余圈子,走上了专业化的道路,正因如此,芭蕾艺术才能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辉煌的时代,特别是芭蕾舞中的双人舞和独舞才能创造出如此精湛、如此高超的技术,使人体的潜能通过专业舞蹈家长期地科学和艰苦的训练而发挥到及至,使观众产生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典型的古典主义的“距离”美。

  1681年1月21日首演的《爱神的胜利》,标志着吕利在芭蕾发展史上的重大胜利。着就是使芭蕾走入专业化,从此向高、精、尖的层次发展。

  1672年,他出任皇家舞蹈学院院长,为法国和欧洲剧场舞蹈艺术的未来培养了大批有用之才。

三、
      在吕利生活的时代,另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是戏剧家莫里哀(1611-1673),吕利与他是好友,二人合作了八部喜剧芭蕾,《贵人迷》是最出色的一部,传说有一次吕利在这部芭蕾中饰演莫弗蒂一角,他的表演投入之极,竟然跳入乐池,砸坏了一架钢琴,但却博得满堂喝彩。吕利之死出乎人们的意料,他55岁时为庆祝路易十四大病康复而指挥自己《感恩赞》的演出,不慎用以指挥的长杖击伤脚背,引起化脓而不治身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