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长调是蒙古音乐最中心最灵魂的地方,就像古代的宗教或神话传说,引发了很多民族现代发达的文明。整个蒙古音乐区别于其他民族的特色,独特的审美风格全都来自于长调,长调就像母亲生养并教育塑造了蒙古族的其他音乐形式。

    如果我们今日听到蒙古族所有短调民歌都具有较大的音域跨度,都是长调的影响,长调高音多,音域宽。。。
    如果今日很多蒙古歌都优美而伤感,都是长调的影响,长调是悲伤令人心碎的。
如果今日蒙古歌很多优美而大气,都是长调的影响,长调是大气磅礴歌颂苍天而不是小情小爱窃窃私语卿卿我我。。。
                                                  —-  摘自敕勒的个人主页

这首乐曲本身就很经典,由马头琴大师亲自操琴演奏,更增添了感人的魅力,整个作品设计新颖,里面有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蒙族独具特色的呼麦以及朋友们比较熟悉的经典长调做配合、衬托,也增添了一些现代音乐伴奏的元素,丰富了马头琴音乐的表现力。蒙族马头琴音乐几乎相当于汉族的诗歌,是民族文化积累、传承、表达的载体,是蒙族人内心世界的宣泄,比较深沉、深邃、悠远、惆怅,有很强的对话倾诉、吟诗唱赋的感觉。回味无穷,天籁之音!
优秀的音乐总是舞蹈最好的伴侣,这一马头琴演奏乐曲将诱惑着、呼唤着人们闻乐起舞的冲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