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投资”这个词是个矛盾混合体。“投资”往往意味着在稳健的基础上实现增长预期;而“另类”则暗示撇开这种观念,另辟蹊径。

如今,另类投资这个词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似乎适用于“资产”。作为一种尺度,它衡量的不只是价值提高带来的金钱上的满足,还有内心的愉悦。按照这种定义,另类投资远比传统投资安全得多。

以钟表为例:我的一个亲戚有一块上世纪60年代初出品的百年灵航空计时器(Breitling Navitimer)手表,他当时的购买价格约为50英镑;现在这款表的价格仍在强劲上涨,他或许能以大约2000英镑把它卖出去。然而,他并没有实现这笔投资的资本增值,而是更愿意享受每天佩戴它的愉悦。

 

在处理此类投资时,有一个古老的真理:你应该买你能承担得起的最好的东西,而且只买你喜欢的东西。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首先留心观察,并且充分理解一只表吸引你的是什么。

是某一特定品牌的浪漫情调吗?劳力士(Rolex)有一些传奇款式:迪通拿(Daytona)、潜航者型(Submariner)、探险家型(Explorer)、Milgauss、格林威治型(GMT Master)。当听到这些名字时,你的脉搏会加速吗?

抑或是表盘下面的东西和表壳的内部构造使你兴奋?这是微机械工程的杰作,据称有数百个精微零件排列在复杂的三维拼图中,恰好合适地安在宽仅3厘米至4厘米、高仅几毫米的空间中。

还是仅仅受到了样式和设计的吸引?——表盘上使用的珍贵宝石;或是卡地亚(Cartier)Crash腕表具有的那种异国情调、类似达利(Dali)风格的不规则形状?

奢侈钟表行业一直保持着繁荣,而且市场形势已经彻底变化。多年来,值得收藏的钟表都是怀表,这是个准学术领域。稀有的怀表,例如宝玑(Breguet)、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爱彼表(Audemars Piguet)、芝柏(Girard Perregaux)、朗格表(A Lange & Soehne)和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等制造商出品的绝版款型都价格不菲,这仍是事实。

然而,过去25年间,变化最大的领域是腕表。一个有趣的例子能够说明20世纪80年代初至21世纪初腕表价格的上涨幅度:1984年,在苏富比(Sotheby’s)日内瓦拍卖会上,一款1953年产的玫瑰金百达翡丽World Time(型号为2523)最终售价为2.09万瑞士法郎;2001年,这只表在苏富比纽约拍卖会上的售价超过了100万美元(远高于175万瑞士法郎)。

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机械表被视为一种过时的技术,而不是值得收藏的古董,只有那些真正的爱好者才会买这种表,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些人是疯子。

德国知名钟表制造家吉斯贝特•布伦纳(Gisbert Brunner)解释道,20世纪70年代是电子表的时代,钟表匠的机械表卖不出去,年轻人可以从他们那里以极低的价格买些陈货。30年后,这些手表的价值,会是其当时买价的几百倍,甚至上千倍。

今天,你仍可以偶尔从跳蚤市场上找到些有趣的表款,它们的卖主对其了解甚少,这能让你从中赚上一笔。

但随着大型拍卖行积极推广钟表专场拍卖会(去年约有50场),能够淘到的惊喜已经所剩无几了。价格增幅最大、交易最活跃的是二战后出品的品牌腕表。

表的年代不一定要非常久远。虽然年代较为久远的奇特表款的价格能达到6到7位数,但百达翡丽最近才停产的复杂款型的价格也开始飙升,因为收藏者意识到它们数量有限,但需求却可能上升。

沛纳海(Panerai)的再次推出,也创造了新的收藏者市场——这个市场直到10年前才出现。随着百达翡丽和劳力士钟表的价格升至许多收藏者无法承担的水平,一些二线品牌的经典型号价格也呈现上涨态势,例如欧米茄(Omega)、百年灵和豪雅(Heuer)等制造有趣运动表的品牌。

由于理想款型几乎每次在拍卖会上亮相时的价格都会上升,因此专家和收藏者有充分的信息预测未来的价值,并指出某些款型未来的价格表现。这方面的书籍数不胜数。拍卖目录越来越学术化,在拍品的完好度、原产地和创意方面,所列举的指标也越来越有帮助。

此外,现在还有复杂的网上工具,用于估算任何表款的现价。

例如,钟表拍卖行安帝古伦(Antiquorum)正准备推出一种名为“我的收藏”(My Collection)的工具,用于追踪拍卖价格:用户只须在产品编号、制造年份、表盘颜色、表壳金属,以及表壳底盖是押入式还是旋入式等栏目中键入尽可能多的详细信息,便能看到一个描述此表款价格表现的图表。

或许不久后我们甚至能看到类似金融产品当日交易的钟表交易市场。

纽曼表盘带领劳力士成功

作者:尼克•福克斯

如果你在20世纪80年代末买了一只配备异国情调“保罗•纽曼”(“Paul Newman”)表盘的劳力士迪通拿,那么你可以为自己的明智投资庆祝一下。你可能用了约2000英镑购买这款腕表,如今的易手价高达当初的15倍。

其它在拍卖会上获得成功的劳力士表款,包括Milgauss——这是为科学用途开发的一款防磁表,曾是一款滞销产品,但此后在拍卖会上的价格突飞猛涨。20世纪50年代初出品的型号为6541的Milgauss,配有受人追捧的闪电型指针,去年12月在安帝古伦卖出了6.962万美元的高价。

“我认为配备保罗•纽曼表盘的劳力士是最著名和人们最渴望拥有的,”该专业拍卖行的奥斯瓦多•帕特里西(Osvaldo Patrizzi)表示,“但迪通拿之前表款的价格也已大幅跃升,如果保存完好且有表盒和证书,那么其价格能达到6万英镑,而完好程度一般的,其价格会达到2万英镑。”

百达翡丽培育了一种可投资形象

作者:尼克•福克斯

作为“蓝筹”钟表中最“蓝”的品牌,百达翡丽的表现始终比竞争对手出众,即使该品牌近代出产的钟表也价格不菲。

“3970计时表等近代百达翡丽表款非常抢手,”宝龙 (Bonhams)拍卖师保罗•莫兹利(Paul Maudsley)称,“还有许多复杂表款,也非常受欢迎,比如我们去年5月以35.5万英镑的价格,卖出了一款3974三问表。”

在最近的拍卖中,Jumbo Ellipse和Jumbo Nautilus等上世纪70年代表款的价格已有所上升:它们的价格水平说明,在当今市场上这些表的佩戴率仍然很高,同时随着早期表款价格的上涨,收藏者正在“探索”20世纪70年代的表款。

多年来,百达翡丽针对其产品营造出了一种政府债券式的“可投资”氛围。凭借“你从未真正拥有一只百达翡丽,你仅仅在为下一代照管它”这样的广告词,百达翡丽巧妙的营销攻势鼓励投资者将今日的百达翡丽视为未来的拍卖之星。

卡地亚强劲回归拍卖市场

作者:尼克•福克斯

近来,卡地亚在拍卖市场上的复苏势头颇为强劲。该公司的腕表是史上最漂亮的产品之一,而卡地亚伦敦分部制造的颇具历史价值的款型,尤其受欢迎。

专业拍卖行安帝古伦的奥斯瓦多•帕特里西(Osvaldo Patrizzi)表示:“就伦敦的产品而言,最受欣赏的是Maxi Oval和Crash Watch。我们曾以逾20万瑞士法郎的价格卖出了一只1991年制造的人造白金腕表,这比一般的黄金版本贵7至8倍。”

帕特里西补充称:“卡地亚的人造白金和铂金腕表,已经在拍卖市场上强劲复苏。”

举例来说,在去年11月份的一次拍卖中,安帝古伦以30.17万瑞士法郎售出了上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的一款卡地亚Tank Cintree,这款表由人造白金制造,附有纽约开出的1%税率的原始发票。

如果具有这种证明文件,拍卖品就能升至天价——一般而言,一只人造白金Cintree的拍卖价为7万至8万瑞士法郎。

译者/何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