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富人正变得越来越富。我们知道富人数量在增多。我们还知道,基金管理行业和银行业正向“财富管理”这一新领域投入巨大的资源。

从经济数据以及对财富管理行业最粗率的理解来看,这一切都非常清楚。

《福布斯》(Forbes)等出版物公布的全球富豪排行榜也令上述说法不容置疑。这些排行榜光彩易读。

 

但目前还不那么清楚的是,富人的投资方式与其他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我们在概括“富人”及其需求的时候,需要谨慎行事。《福布斯》排行榜显示,按照排名前后,全球最富有的5位富豪分别是:一位美国软件企业家、一位成功的美国投资管理者、垄断全国电话市场的墨西哥投资者、宜家(Ikea)的瑞典创始人和整合全球钢铁行业的印度企业家。比尔•盖茨(Bill Gates)、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英瓦尔•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和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 Mittal)都非常富有,但对他们进行太多的概括,可能会很危险。

财富管理行业的假设

然而,财富管理行业的经营似乎的确建立在一种假设基础上:即我们概括出富人的一些特点。

其一,为了进一步扩大财富,他们愿意承担公众不可及的更大风险。

近几年来,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这两个行业一直在推动着市场,它们理所当然地获得了大量关注。但普通散户投资者无法直接利用它们。

它们属于富人,也是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活动的中心。富有投资者还可以运用多种策略,例如卖空或大量使用衍生品,而监管机构禁止多数散户投资者采取这些策略。

不过,富人真的需要这些吗?

至少从理论上而言,一位“财富”经理应能不去理会标准基金管理层有关贝塔和阿尔法——它们分别是与市场相关和不相关的回报——的所有担心,也应避免根据市场平均回报设定基准的做法。

富人贵在守富

但拥有巨额财富的一个优势在于,你不再需要取得巨大、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回报,来让自己变得富有。

你唯一的担心应该是,首先,避免做出让你损失财富的蠢事,第二,回报超过通胀水平。

这进而表明,最明智的策略是目前所说的“绝对回报”投资,现金是需要超越的基准,而关键是永远不要亏损。

换言之,尽管非常富有的人群能够承担得起比他人更大的风险,但对他们而言,保守一些可能更为合理。他们可以承担更多风险,但他们没必要这样做。那些没有存够养老金的人,才可能会理性地开始承担巨大投资风险。

富人更为保守

最近几项调查表明,富人确实如此行事。他们似乎比公众投资者更为保守(而非激进)。因此,在全球市场最近的大幅下挫中,它们的表现可能比其他所有人都要好。

Tiger 21本月早些时候发表了一篇对其会员的调查。该公司总部位于纽约,拥有115名会员,这些会员都是“自己创业的富人”,拥有超过70亿美元的可投资资产。调查发现,这些会员们的股票投资比例从2005年的37%降至今年的30%。衍生品投资比例的确增加了一倍,从4.5%升至9.5%,但基数较低。他们平均现金持有比例为9%。同时从他们选择的衍生品来看,似乎更多旨在规避风险。

他们持有现金的比例远远高于基金经理通常向长线投资者建议的水平。但Tiger 21的创始者迈克尔•松内费尔特(Michael Sonnenfeldt)称,这是“当前许多美国富人为求心安而付出的代价”。

他们还通过直接持有或合伙的方式,大量投资于房地产。这再次证明了他们保守的投资特点,对于那些当初通常不得不承受巨大风险以积攒财富的人来说,这一点尤为明显。

Tiger 21的会员确实对私人股本表现出很大的热情,不过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对投资公开市场兴趣索然。成功企业家的确有进行私下交易的渠道,他们对这方面的兴趣胜于在公开市场进行操作。但即便如此,这也可以表明他们保守的投资倾向:与公开市场相比,私下交易的优惠条款很可能提供更高的“安全余量”。

同样,市场研究组织Spectrem对可投资资产净值至少在500万美元以上的美国投资者进行调查,发现他们中43%的人希望自己大部分投资能够提供有保证的回报率。

富人更擅长解读市场

该结果表明了自2003年以来出现的一种变化,当时希望寻求有保证回报率的投资者比例仅为29%。回过头看,这段时间是在股市中大举低价买进的大好时机,这或许表明,富人只是在判断市场方面做得更好,而不是从本质上回避风险。

财富管理行业灌输给他们的投资理念颇有意思。例如,74%的人将对冲基金形容为“高风险”(而根据其名称,它们应该是相反的含义),而61%的人亦同样描述私人股本。

最富有人群在面对对冲基金的吸引时,似乎特别冷静。Spectrem对可投资资产在2500万美元以上(按照任何定义这都算是高净值)的家庭进行调查,发现仅有27%的家庭投资对冲基金,低于上一年38%的水平。他们在对冲基金方面的投资额中值为160万美元。

Spectrem称,这些美国富人几乎清一色地表示,其风险容忍度为“中等或保守”。

对这些人来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什么“寻求阿尔法回报”(与市场不相关的最佳回报)的问题,与“取得比现金更高的收益”或“获得超过通胀的回报”不同。这可能是阿尔法回报的一种形式,但只须运用风险最低的阿尔法回报产生策略。

结构产品保证回报率

这进而导致人们产生这样一种见解:私人银行业务的巨大增长可能来自结构产品。使用衍生品,可能向投资者提供有保证的回报率,如果基础投资(通常以大宗商品或股票为主)的回报率提高,那么其回报率可能随之提高。你只是必须放弃一些回报率。

这是些概念问题。长期而言,投资者通常不需要为这种保证支付代价,就可以增加其财富。但对于已经积累财富、只须守住它们而非再去赚钱的保守型投资者来说,此类投资产品可能非常有吸引力。

当然,这些都不能一概而论。许多企业家是通过将一家企业经营得非常好而致富的,而后希望确保自己能保住创造的财富。勿庸置疑,一些人希望获得巨额回报,因此他们不介意承受风险。

但富人回避风险是有道理的,甚至连那些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也不例外。他们只不过是吸取历史教训。从长期角度看,要想守住巨额财富非常困难。如果不能将其多样化,抑或未能防范通胀风险,都可能导致家族财富的规模缩水。

不妨看看《福布斯》的排行榜,注意如今位于前列的那些企业家发生什么变化。“旧财富”还在那里,但已经减少,并且在不断缩水。

排名前五位的富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白手起家。排行榜中的其他大部分人也是如此。

在这里,已经找不到19世纪那些著名的“敛财大亨”(robber barons)的名字。而只要这些家族的财富跟得上通胀的步伐,他们的名字本来应该会留在这里。

译者/何黎

阅读本文章英文,请点击 RISK IS FOR THE POOR, AND ADVENTURERS
Advertisements